国庆杭州行

2012-10-05 • 个人情感

今天凌晨两点就醒了,一直到4:44都没怎么睡着,起床洗漱,5:30启程赴上海火车南站。这个点食堂还没有开门,于是没吃早餐。到了南站,发现检票都检完了,直接冲进去上了车。由于晚上没怎么睡着,车上趴着睡了一路。

到了杭州,一看杭州车站、街道实在是破,可能还赶不上石家庄呢。出来坐Y2公交车,国庆期间该车每2米一辆挨着让游客上车到西湖。我排了很长时间队,终于等上一辆。车在路上也根本走不动,慢慢悠悠终于在10点半到了净寺。下车后,先逛了雷峰塔;然后就沿着湖边路直接到苏堤了,沿苏堤一直向北,看了花港观鱼、曲院观荷,西湖不就是一个湖嘛,也没什么可看的,只不过文人骚客多留诗作赋于此罢了,连午饭都没有吃就直奔浙大玉泉校区了。

乘118路到了求是路站下车,从新桥门进入浙大玉泉校区,先逛了宿舍区,然后在求是便利店买了面包充饥,之后到了图书馆南侧休息。在图书馆南侧草坪上给My N打电话,打了半天没人接,发短信也没回。浙大这边我比较熟的有两个,一个在紫金港校区,另一个在玉泉校区。于是只能是我一个人根据手机上浙大的3D地图转啊转。进了化学系大楼和第八教学大楼,感觉不错,比上大整洁。然后又去材料系大楼方便,厕所冲水十分节约,是按需来拉水箱冒来冲水的。我进去时候大门还开着,出来时候已经关了要刷卡,我赶紧找了楼里值班的阿姨给开门。之后又回到图书馆南侧的草坪,写了会儿代码,被花蚊们围攻。眼看3点多了,往正门走准备返程。突然就在3:36,我在正门以南环境科学系附近时,My N回短信了“啊啊啊,你还在吗?我中午睡过了。”于是,电话回拨过去,约好图书馆前见面。之后我在图书馆前等了一会儿,见到了My N。My N留披肩长发了,而且皮肤比以前要白很多,人好像变瘦了一些。嘴唇上明显有两处破了,是没喝上水干得?My N说话声音比较小,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以前更小了呢。

和My N见面以后,她带我转了生物仪器、软件学院这些没去过的楼。她说她对玉泉校区也不是很了解,今天是在玉泉的第二天。问我是否需要住宿,我说晚上就回去。之前两年都是在紫金港校区,十月二日妈妈刚到杭州这边来帮着搬到玉泉校区。看来中秋节没订上杭州的票是对的(感谢12306的垃圾程序负载能力之弱),否则就在玉泉见不到My N了。假如前几日来吧,又恰好其妈妈也在。看来4号真是选对了。已经是下午4点了,我说差不多该走了,My N说不急还可以带我多转转,于是又把我已经看过的地方转了第二遍。我问My N以后的想法,大意是准备保研,还做了小小的出国准备但并不是很想出国。已经是4点半了,必须得走了,我给浙大校门咔嚓了一张,然后到28路浙大站站牌处等车,My N一直把我送到这里。然后在武林小广场转车,百度地图把我害了,百度地图的行车方向标反了,害得我白等了半天537/301路都没等着。修正了方向之后坐301路到南站,在离开车还有5分钟的时候才到站,幸好火车晚点否则就赶不回上海了(再次感谢铁道部助我一臂之力)。

火车上买了一碗面留着回宿舍吃,又买了一瓶水,早晨灌满的一大罐在杭州都喝完了。在空气质量非常差的杭城呆了一天,弄得我头上脖子上都不爽全是土,回来之后洗了洗头和脖子,然后吃掉了面,坐下来写这篇博客。

在列车上

2012-03-03 • 个人情感

抛弃虚伪,平白语言,坚持写实,何错之有?

1月6日,乘K234返回石家庄。

刚上车遇一对母女在下铺,见到刚上车的一群农民工不知这不知那,暗暗地笑起来。殊不知,民工和他们母女都是到同一站还是同一村的,只是出嫁多年不识而已,后来便攀谈起来了。哎,农民工兄弟有什么可笑的呢?

后又遇一女青年,大嗓门地打电话,说要举报乘务员不许她进入硬卧车厢。人家乘务员有什么错呢?铁路部门的规定就是无座乘客不许在硬卧停留。虽然此人已补办后半程的硬卧,但乘务员坚持其应完成无座区间再前往硬卧这是符合规定的。不讲道理也不能如此严重打扰其他乘客吧!

此次最不爽之事就是某人的脚实在太臭了,每个乘务员经过都是捂着鼻子的。为避开这气味,到离铺位较远的车厢头坐,逢交通大学一研究生,吾与之攀谈起来。主要谈到其在某司的经历,切身说法讲了我国一些建设的安全隐患问题。

快到站时,乘客几乎下光了,乘务员们在我所在车厢边收拾边谈天。我也借此了解到他们中很多人是来自部队、武警,也是啊,当前社会环境下也只有国有的铁路愿意接收他们。

次日晨6:30准点抵达,发现石家庄竟然多了空调公交车,原来准备的1元钱不够了,又补1元。

2月10日,乘K233返沪。这是第三次乘这趟车了,车厢号都不带变的,乘务员我都认识了,不过可能她并不认识我。

上车后遇到两学生,说实话车厢里学生挺多的。我是下铺,中铺是华东理工大学的计算机学院学生,对面中铺是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学生还是河北省实验中学毕业生。本打算车上背些英文文章,但是这番热闹是定要打破计划了。

过了两站地,对面下铺终于上车了,原来是非始发站买全程票。上车者是个年轻女子,原来没人与之搭讪,后来她也主动加入我们的聊天,倒是中铺那个家伙上去睡觉了,据说之前通宵打游戏。女子是河南人,远嫁江苏。丈夫系哈工程到哈工大到中科院长春某所,待遇本不错,但却返回南方下海经商了。男方父母都很有钱,赌博大方,但却很舍不得花钱,家里的盆碗个数都要关注生怕被人占了便宜取走,和亲生儿子钱也算得很清。据说是到河南女方家里去,一路上愣是没把衣服买了,到了河南在当地才买,本来按照“规矩”是女方要自选“三金”的,但是为了省钱也提前备好了以防女方选贵的。

女子讲,南方人和北方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南方人不怕下雨,北方人则怕的不行。也确实,南方的雨细小连绵下个不停,想等会儿雨会停这是妄想。北方人很喜欢撑伞,但来到上海却发现很多人根本不打伞带个帽子而已。南方是男方下厨,女方是等着吃的。谈到等等不同,在此不再罗列。女子说,其实在丈夫家,还是有很多不习惯的,可能人家也有很多看不惯只不过不说出来罢了。她还建议,结婚还是北方的找北方的,南方的找南方的好。

二中同学问女子,那边没有穷人吗?女子说,怎么可能没有,不但有还多了去了。富的住别墅,穷的家里墙上都是青苔,她简直不敢想象那样的环境竟然是人住的。同学再问,那那些就连点帮助都不给穷人吗?女子很无奈,说那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提供工作给他们,但是提供工作还是不能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照样穷困潦倒。这充分说明了忽视共同富裕的资本道路的罪恶,资本家的身上沾满了鲜血。现今很多人认为提供工作岗位就能解决问题,这简直是西方学来的旁门左道,实实在在的面子工程。正如恩格斯所分析,提供住房还能防止工人暴动呢,然而住房只不过是美艳光环下的又一层剥削而已。

快要熄灯了,乘务员问车厢中部上铺的一个老奶奶想找个人换一下铺位,我欣然应允,终于上中下全都体验过了。出人意料,我在上铺睡得很香,早晨醒得很晚。而那个老奶奶却比较悲剧,在下铺依然一晚上没怎么睡好。

火车上盒饭又涨价了,铁道部不是说要有15元以下的么,不过这次东西确实丰富了不少,不过我没买还是方便面加¥4.0火腿肠是正道。终抵上海,这次竟然没早点,二中同学帮忙提包,地铁上竟然有座,到上大后又有同学帮提包,还算幸运。不幸的是三个包,一路上坏了俩。被子很暖和,不过在冬天终于体会到潮湿的问题了,之前确实没这个问题。

对于我这个“宅”而言,乘坐列车真是接触社会的极佳方式啊!

考试周交大行

2011-11-20 • 个人情感

今天早晨8点多出发前往交通大学,从北门乘地铁7号线在常熟路转1号线在莘庄转5号线历时约两个小时终抵。在东川路站3号口侯雪柏时,见一外国人将吸完的烟头直接扔到地上去乘地铁,再次验证了我对外国人的论断。

我们从交通大学“拖鞋门”进入,在校内转了诸多地方,考虑到八十年代建设的因素,还是相当不错的。总体而言,交大第一年也相对轻松,但据雪柏说二年级就相当紧张,今天还有Matlab作业和科创没有做,估计要通宵。到交大宿舍中一窥,基本设施和科大、上大差不多,小处又各有千秋。中午到阿康烧烤吃午饭,和上次在石家庄一样,吃得又很撑,花费89元,实在有点多。

考虑到保送到交大的同学里面,丁丁还是比较熟悉的。之前在石家庄,开始的印象是丁丁和同舍石武在一起,后来省理科实验班分班,丁丁因参加竞赛进入了竞赛班,座位相邻,和他接触也很多。于是,餐后约丁丁出来到湖边围棋石桌旁暂坐。丁丁仅着单衣,在冬天确实显得有点单薄,雪柏遂去买热奶茶。雪柏离去空隙,丁丁问最近在研究什么,我略觉惭愧,最近确实没有在研究什么东西,仅仅是应付课程。又讨论各自课程学习状况,又谈到我们的女生们基本上都恋爱了而男生们却没有进展。热奶茶饮毕,丁丁的单衣显然仍旧难以抵抗寒冷,遂借恩伟学生卡进交大图书馆。图书馆一楼很整洁宽敞,有交大历史壁和校徽等,到B200自习厅,和上大一样是自习,但感觉上却差别很大,东西非常整齐,同学们精力十足,能够感觉出交大的同学明显是在更加认真地的学习和研究问题。后到B400自习室,我到之前雪柏、丁丁等均在此自习。雪柏暂去处理Matlab跑分低的问题,我与丁丁来到其自习处,见到恩伟,感觉留了长发以后明显帅了很多。恩伟桌上有JSP开发方面的书,正在电脑上看Android开发方面的书。丁丁用FileZilla下载了老师的课件查看作业,课件全英,我问不会讲课也全英吧,他说是的。后到雪柏处,看到正在修正Matlab代码的那同学十分憔悴的形容,我似乎并没有付出那么大的努力。出图书馆后与雪柏、丁丁破墙为门,到小园的一小亭暂坐,聊那边的生活近况。

下午近四时,雪柏送我返回,途经高速路下涂鸦,明显比上大J楼楼顶更有意义,末了从剑川路乘坐返程地铁,六时许回到学校。

看到这些同学们在交大如此努力地学习和研究,我又怎能不惭愧呢?这边高数没有出类拔萃,英语虽说是A级,但是听说能力都很差,更别说那边是全英上课了。同学们利用各种时间广泛涉猎课外知识,而我这段时间又做了什么呢?目前取得的一点成绩还不是靠高中的基础么,这个基础不能一直贯穿是毫无疑问的。总体而言,基本上没有学到什么嘛。看到他们辛苦至斯,我深感自己的压力。

来到上大,但绝不能死在上大!从这个考试周开始,我的计划和预算必须重新考量。PB计划必须做完,以备暑期的YX计划和这后面更深层次的意义(虽然我对后者没有100%的把握)。说什么都没用,关键的还是GPA。从冬季开始,必须保证绝对领先的绩点,不要因为任何问题耽误时间。上大不应成为梦破灭的地方,而应是梦真正起航的地方。唯一出路:高绩点,多扩展,全谋划。

石家庄二中北2010届省理高校录取名单

2011-09-19 • 个人情感

以下信息为系统从河北教育考试网自动抓取并人工稍修正的结果,可能存在校区误差、录取院校错误或人员遗漏甚至是非理科班的同学,请被记录错误或者被遗漏者在本帖下留言指出或致信。如果你的信息因为转院系而发生了变动,也请联系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石 武 清华大学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姚班)
钱 堃 清华大学 软件学院
周一凡 清华大学 电机系
欧阳宇恒清华大学 生物科学
魏 达 清华大学 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姚班)
方慕园 清华大学 电子信息科学类
韩 潇 清华大学 电子信息科学类
侯廷政 清华大学 材料科学与工程
李天祥 北京大学 化学与分子工程
何艺敏 北京大学 空间与地球科学
孟 赫 北京大学 化学与分子工程
贾 上 北京大学 化学分子与工程
卢思达 北京大学 理科试验班
王 欢 北京大学 物理
王昊达 北京大学 元培学院
金木青 中国科大 地球物理
杨 蓉 中国科大 理科实验班
赵云龙 中国科大 
李博杰 中国科大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马晓鹏 中国科大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苑培昀 香港理工 金融与会计
李 明 香港理工 土木工程
黄伯邯 香港岭南 社会科学
高晨宇 香港中文大学
张思源 复旦大学 电子信息科学类
王 晗 复旦大学 化学类
张琦梵 复旦大学 化学类
郭智豪 复旦大学 生物科学
潘宇扬 上海交大 自动化
李颖志 上海交大 电子信息科学类
王雪柏 上海交大 电子信息科学类
宁 宇 上海交大 电子信息科学类
廖若晨 上海交大 微电子
刘晓艺 上海交大 经济
郑 达 上海交大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冯新阳 上海交大 生物医学工程
焦恩伟 上海交大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武毓捷 上海外大 德语
肖世康 上海大学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马彦楠 浙江大学 控制科学与工程系
黎宛丁 浙江大学 信息类工科试验班
杨芊芊 浙江大学 社会科学实验班
陈稼雨 浙江大学 社会科学实验班
张 弛 浙江大学 社会科学实验班
薛正扬 浙江大学 化学系
孔德明 南开大学 会展经济与管理
乔季璇 南开大学 生物科学
马凯悦 南开大学 会计
李 京 南开大学 药学
北鸿飞 天津大学 化学工程与工艺
路 遥 天津大学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刘 畅 天津大学 材料科学与工程
樊昀琦 武汉大学 通信工程
王 轩 武汉大学 数学类
张 帆 同济大学 测绘类
侯 瑞 同济大学 环境科学
王智轩 同济大学 数学类
刘恩华 同济大学 土木工程
吴 鹏 同济大学 物理
谢 乐 西安交大
王义芳 西安交大
吴 昱 西安交大
李 上 西安交大
赵子木 中国人大 商学院
曹洁璇 中国人大 理科实验班
周子渊 中国人大 公共管理
白梦圆 中国人大 公共管理
孙 优 中国人大
陈彦百 哈尔滨工业大学
赵 翰 哈尔滨工业大学
董天松 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校区
杨 阳 哈尔滨工业大学
马垂文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宋海培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高雨森 厦门大学
孙天宇 厦门大学
魏亚璞 厦门大学
王海珮 厦门大学
翟梦媛 中山大学
孙苇杭 中山大学
孙冠华 中山大学
赵子旭 中山大学
宗 艺 华中科技大学
陈嘉璇 华中科技大学
高思佳 华中科技大学
金梦雨 华中科技大学
高 靖 吉林大学
邢时雨 吉林大学
易欣甜 内蒙古大学
王一凡 北京邮电大学
刘延珍 北京邮电大学
缪中宇 北京邮电大学
吴维克 北京邮电大学宏福
王泽涤 北京语言大学
赵 莉 中南大学
辛 颖 四川大学
张 申 四川大学
李昀倩 四川大学
可怡萱 华南理工大学
尹祎君 西南财经大学
钟 帆 宁波诺丁汉大学
刘海晨 东华大学
刘兆恒 河北工业大学
杨 澜 河北工业大学
张玉雪 河北工业大学
万天予 上海财经大学
马欣瞳 上海财经大学
原 璟 合肥工业大学
赵婧楠 天津财经大学
何 盼 东北大学
曹亚雄 东北大学秦皇岛
孙佳玥 东北农业大学
石琳琦 山东大学
张天宇 兰州大学
朱 哲 兰州大学
高 献 上海对外贸易学院
赵昕怡 大连理工大学
方 鹏 河海大学
王玲丽 河海大学
李晨静 东北林业大学
田 晔 河北医科大学
朱丹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韩兆兆 南京理工大学
程雨宁 武汉理工大学
刘思琦 北京师范大学
石 灵 南方医科大学
李天舒 东南大学
徐梓源 中国石油大学

跨两江赴沪行

2011-08-21 • 个人情感

8月17日中午乘坐K233次列车奔赴上海,行程十分有趣。

一上车,对面某异性着实吓人——那么大的眼睛恐怕只有在日本漫画里才有。首过邢台,My N的故乡。邯郸站不错,有邯郸学步、负荆请罪的文化墙。安阳,甲骨文,红旗渠。汤阴。鹤壁,淇水之滨,朝歌故地。新乡,创业型城市。焦作,怀药之乡。郑州,多国都城,二七名城。开封,七朝古都。商丘联通发来短信“欢迎回家过年”,俺想往前推过年要6个月,往后推过年也要6个月,过个啥年呢?徐州,到达时是凌晨,车站漂亮,声音特大,唯一一个可以在车内听清车站广播的车站。常州,开始有我所收藏邮票里的南方民居风格。无锡,永中地,有太湖。苏州,上海。

遇特快专列,橘红色。火车过黄河时,拍了一张照片。悲剧黄河,这真是母亲河吗?遗憾的是,过长江时,本人正在昏睡!

到上海,哇好多志愿者!见到的第一个志愿者,在询问道路的阿姨走后来了一句“瘪三”。虽然使用上海话说的,但我还是听出来了。上海的志愿者真……

累得肩部痛两天,不过还是到了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