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2010-01-10 • 个人情感评论

一部《蜗居》引发了全民对于高房价空前的讨论热潮。经人推荐,我读了恩格斯的《论住宅问题》,才知道“分期付款买房”在当时就已经出现了。那么什么是“分期付款买房”呢?就是资本家不愿意给工人足够多的工资以使其有能力住得起房的产物。因为没有房子住工人会罢工,于是就通过放贷让工人取得所有权,但是必须按期分期偿还贷款和利息。这样,不仅矛盾得到了缓和,并且资本家还可以通过放贷甚至是高利贷来进一步剥削工人。

然而,我们却看到这种买房方式的更多使用却是在社会主义的中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房价与居民收入比一般是3至5,不宜超过7,但是在中国这个比值却达到了十几,上海更是达到了25。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有85%以上的中国人不能通过非房贷方式买到房产了。

中国房价为什么会如此之高呢?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世界房价在暴跌,然而中国房价却在小幅下降之后又逆势反弹,这又是何原因呢?

相信中国房地产在“保八”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地方需要房地产支撑GDP,于是房地产通过捆绑经济保证了泡沫的不破碎。因此,无理的涨价也就这厢有礼了,这比铁还硬比刚还强的房价光靠打击“捂房”等行为又能降几何?我们喊了这么多年的“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可是我们看到“名列前茅”的中国企业中有90%是房地产,而在美国这个比值是3%左右(其它均为高科技)。近来,不少企业不仅通过房产来保值,更是直接进军房地产市场,如百度和海尔。房地产业如此长期发展下去,对中国经济极为不利。

另外,只要肯打,房地产商恶意哄抬房价比较容易控制,所以不多提。

至于某些“经济学家”说“中国年轻人就应该买不起房,外国人老了才买房,中国人30岁就做到了,所以房价还是太低”,他们或许存在一点儿智力障碍,要么就是有钱抑或是这么说可以使之更有钱,要么就是茅于轼先生的同类只不过没有不让穷人房子有厕所的茅于轼先生那样敢于站出来大声疾呼“我就是想让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你们批我没错。”

然后再谈一种心理。有些人买房之前想房价便宜一点儿多好,买了以后又想再涨一点儿多好,转手可以赚取差价。我奉劝各位不要再这么做了,房地产的油温已经很高了,再炒下去就要炸了,造成一种需求紧张于买房之前的人不好,况且买房之前你还不是一样可怜吗?

虽然很多人把买房作为投资,并且把有关所有行为归结于投资亦不为过,但是大多数人买房并非炒房,而且鉴于目前中国人一半以上的钱用于还房贷,那么将房地产作为消费纳入CPI对于中国经济是有益的。否则,这么多钱未被统计对于解决目前物价翻倍增长工资却蜗牛爬的状况在一定程度上有恶性影响,因为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掩盖通胀从而使调控政策不够合理。

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两个条件:①有良知,有思想;②经济学家。可惜的是,目前大多数人只符合一条,于是问题不会很快解决。但是,我为什么站出来非要再说房价问题呢?是因为我的深深忧虑。当高房价逼得年轻人必须一直为钱卖命时,他们怎么还能有高尚的理想,还能胸怀家国?

少年强,则中国强。那么背负房价压力的年轻人已经很吃力了,哪里还强得起来?没房子,没家,不能“成家立业”。这种刚性需求的压迫下,年轻人必须为房子而奋斗,甚至逼得某些人像《蜗居》中那样走上歧途。他们哪里还有时间去提高自我,丰富精神?于是社会主义的理想丢了,奋斗的动力没有了,如何去开辟新的天地?这于中国经济的长足发展在精神上有极大的反作用。我不是一个主张复古和倒退的人,但是我希望重新看到五六十年代的那种奋斗精神浴火涅槃。

我们期待人民的政府为解决人民在人民的国家里的没有房子的巨大悲哀而做出实质性的有成效的努力,为未来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长足发展以及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奠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