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事重拾——肖桥的冬

2009-01-01 • 个人情感评论

29日上午,蔡老师把我们几个参加奥赛培训的同学送到师大生命科学系后便回了沧州,他已有一年没回去了。而我呢,离开沧州已五年余了,却还不曾有机会回家看看。

骑行于飒飒秋风间,心浮丝丝凉意,忆起老家的冬来。秋脖子亦不很长,故无所顾恋,唯独肖桥的冬让人回味。

肖桥的冬是冷的,不像城市里冬天也这么暖和。早晨,被窝里是最暖和舒服的,窗户玻璃上嵌着一层冰花,晶莹美丽,但美里却透着寒意,似乎要封冻整个世界,于是让人更不情愿爬起来。

好不容易挪出被窝,便有一种往家北麦地里走一圈的冲动。田间小道没有章法地交错相通,地面上还有一层冰碴儿没来得及融化,踩上去发出清脆的断裂声,这来自大自然的音乐是这个蔚蓝星球上最高雅的艺术。冬小麦露出点点芽绿,是灰黄土地间最鲜明的色彩,饱藏着生命的玄机。

雪是冬日里不可缺少的东西。一旦下雪,村里小学是最热闹的,这里的雪通常不扫,孩子们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笑声能传出很远。

野兔们也怕冷,藏到被大雪覆盖的棒秸垛里暖和着,却总是被喜欢猎兔的村民逮个正着,成了冬日的桌上美食。

太阳出来了,屋顶的积雪融化,从檐边往下流,流到一半又冻住,形成一列列冰挂。阳光照射下,折射出缕缕光芒,形成地面上跃动着的斑点。

冬日农闲,妇女们凑到一起打麻将或是闲谈家常,男人们聚到一户畅谈军事政治,打发冬闲时光。虽非一家人,但情感浓厚,胜似一家。

立足寂寞都市,思念远方的冬,因为那里的景色,更因为那里的人心。如果我可以主宰一切,我愿降低城市的气温去温暖淡漠的人心。